FT社评:人民币纳入SDR具有象征意义

尊龙人生就是博

2018-10-17

中国的人民币应不应该被纳入特别提款权(SDR)货币篮子?这个问题从远处看似乎是个纯粹的经济问题,但从近处看则在更大程度上具有政治象征性。

对一些热衷者来说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工作人员建议人民币加入美元、欧元、日元和英镑行列,成为构成SDR这种准货币的第五种货币,将提振人民币取得全球储备资产地位的呼声。

真相则不那么具有戏剧性。 IMF工作人员的观点(很可能得到其理事会的批准)是人民币“可自由使用”,因而可以加入SDR,这在陈述意义上很重要。 人民币将从一个与其经常关系紧张的机构获得一层新的名望。 但它不能替代北京方面继续开放金融市场和资本流动,以推动人民币在境外得到使用。

基本上,SDR仍只是一件会计工具,是IMF主持创建的一类让人费解的官方储备资产。 它既不是一种真正的货币,也不是对IMF本身的债权。 IMF的成员国大吹特吹他们在2009年创建近3000亿美元新的SDR资产,以提振官方流动性,称其为官方对全球金融危机回应的一部分。 然而,这种单位仍然很少使用,而官方SDR计价的资产仍须兑换回其组成货币才可用。

因此,就央行的干预目的而言,它们没什么用。 要让某一种货币被官方储备广泛持有,被纳入SDR货币篮子既不是必要条件,也不是充分条件。 在1981年SDR得到改革前,其成员包括16种货币,包括一些貌似不可思议、也没有明显作用的全球储备资产,如伊朗的里亚尔。

与此相反,瑞郎尽管不是当今SDR的成员,但仍被当作一种官方的储值手段广泛持有。 如果中国希望人民币被广泛用作一种储备资产,它就需要准备好创建大量人民币(就像美国大量创建美元那样),并允许其流向境外。

北京方面严格控制资本流动及其明显畏惧大额国际收支赤字,对这一点有妨碍。 这个决定的政治意义超过它的经济重要性。

通过裁定人民币可自由使用,IMF无疑站在中国体制内某些元素(特别是中国人民银行)一边,后者一贯而且正确地主张北京方面应当放开资本流动和汇率。 至于这个决定能不能保持促使中国政府进一步放松管制的压力,抑或让它满足于现状,人们仍须拭目以待,但至少信号似乎表明,北京方面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。

然而,发出信号也差不多是这个决定的最重大意义。

最终而言,某一种货币的全球使用,并不取决于在超国家层面作出的官僚决定,而是取决于有关国家当局在货币和金融政策上树立称职的口碑,取决于相关货币的高度可获得性。 至少而言,人民币被纳入SDR将提振中国体制内推动开放、推动中国进一步融入全球经济治理结构的力量。 但是,任何人如果期待这个决定成为一个拐点(无论是对人民币的国际使用,还是对SDR本身的可信度而言),都很可能会失望。

译者/和风责任编辑:news1  来自:财经导报综合。